小米造富神话虚实:员工平均年薪16万,470亿元期权咋分

随着小米5月3日在港交所提交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一场广受关注的造富运动也拉开帷幕。

这将是今年全球最大一笔上市交易, 也是这家私营公司神秘的财务数据首次公开。2017年度,小米销售收入已过千亿元人民币,超过三分之一的员工持有期权。

眼下,一级市场对小米的估值讨论十分热烈,投资者用苹果2017年3.5倍的P/S(市销率)来估量小米的价值,约为620亿美元,而如果将小米视为互联网公司,则能冲刺1000亿美元的市值。

如果能实现1000亿市值的目标,那么仅算小米公司持股,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财富就将达到3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92亿元),他将成为仅次于马化腾、马云、李嘉诚的中国第四大富豪,几位联合创始人的身家也将普遍超过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亿元),可能有上千名员工成为千万富翁。

小米离职员工高磊(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2年初前入职的工号1000以内且仍然在职的部分小米员工,才可能财富自由,“一些超级大股东可能每个人持有几百万份小米股票。”

对更多的普通员工来说,能否熬过公司早年的创业期,抵御随后的行权诱惑,都是问题。

雷军手持港交所受理小米IPO申请的收据

“苦日子”熬出头

小米的员工财富略高于其他中国互联网公司,除了一般股权激励外,主要因为雷军早期为了提高员工凝聚力,慷慨出让公司股权,让员工自愿持股。这些买了公司股票的人如今“赚翻了”。

2017年8月4日,在顺为资本举办的一场活动上,雷军透露,小米在早期允许员工在股票和现金之间弹性调配比例作为自己的薪酬。 在自愿选择后,15%的人选择每月全部拿现金工资,70%的人拿70%-80%的现金和少数股票,还有15%的人只拿一点生活费但拿较多股票。

雷军说,这样员工有了创业心态,全身心投入,“赚了是自己的决策,亏了谁都不怨。 ”

2012年小米B轮融资时,雷军还允许员工自己掏钱投资,每人封顶30万元人民币。“当时公司一共70多人,差不多60个掏了钱,总共投了1400万元。”雷军说。

小米总裁林斌也曾自掏腰包买公司股票。小米的几名联合创始人基本都持股3%左右,而林斌持股13.3%。

“2010年,雷军拉我创业,零工资我答应了,又问我否愿意自己掏钱投资小米,我犹豫了。但想了几天,和太太商量,既然决定创业,豁出去了。我们准备过几年苦日子,我把谷歌和微软的股票卖了,全部投到小米。” 林斌2015年在其母校中山大学演讲时透露。

小米高管持股。

林斌说,5年后,小米股票账面价值长了大概800倍。如今,按照林斌目前持有的股份计算,林斌在小米上市后的身家理想情况下可达到133亿美元(按小米能冲刺到1000亿美元市值算)。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总共14513名员工中,5500名员工持有以股份为基础的奖励。 这意味着至少三分之一的小米员工拥有期权。 期权指的是员工将来可以以现在价格购买股票的权益,结算的时候以差值计算受益。

截至2017年末,小米未行权的期权近1.9亿份,平均行权价为1.05美元。如果按照目前市场测算40美元/股的IPO价格来测算(下同,除特殊说明外),这些期权将可给员工带来7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70亿元)的收益。 粗略算来,这5500名员工平均每人能在小米上市后获得价值135万美元的收益(约合人民币857万元)。

按照雷军的说法,“在我当初创办小米时,中国很多人没有在期权上挣过钱。尤其吸纳的都是硬件方面的人才,没有人相信股票值钱。”雷军认为,小米创造奇迹的背后跟整套的激励制度是有关的,“小米弹性的报酬体系,再加上自愿的投资行为,使公司在初期阶段的凝聚力非常强。当然,作为CEO,我的压力也很大,动不动员工就来办公室问我:我们家公司现在干得怎么样?”

“很多非技术岗位员工至今没期权”

小米员工期权。

不过,并非每人都能拿到那么多期权,要拿到小米的期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高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只有2014年或者更早时候加入小米的技术类岗位员工,要求薪资越低,则期权越多,无论是应届毕业生或者社会招聘的,基本都有或多或少的期权,“他们基本上能拿5000到20000股,他们都说熬到股价飙到阿里那么高,很少人会折算为现金。”

但不是每个早期加入小米的员工都拥有期权。高磊称, 很多非技术岗位员工,至今没有期权。只有在岗位等级达到类似阿里p7级别这样的员工,才可能拥有期权,“也不多,大概5000股,分五年行权。”

“只有大咖大牛,据说能拿几百万股,他们工号1000以内且在职,才可能财富自由。其他员工一般期权都不多,即使1000工号以内也未必能财富自由。”高磊透露。

陈一之(化名)则告诉记者, “小米早期不好招人,因此给的期权很高,一些普通员工可能都有20万股。”

而在小米开始高速增长后,要拿到小米的的期权则变得不容易。在前述场合,雷军也提到,后来,很多选择前两个弹性薪资选项(多拿现金少拿股票的方案)的同事反悔,想多持有一些股票,但都被他回绝了。

不过,到了2015年,小米增速又开始放缓。据彭博社援引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话称,整个2016年,他以前的熬夜变成了通宵达旦,偶尔休息一会,喝点啤酒,吃点烤串,抽会烟。分析师们纷纷看衰小米。那时,小米靠贷款维持运营,而不是寻求寻获风险投资,因为那样会面临估值被下调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5年是小米近三年唯一一次行使期权的一年,一些小米员工以0.14美元的价行使了4507719份股票,套现63.1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0万元)。

“2015年前,小米曾按几美元的价格行权两三次。”陈一之透露,“雷军此前一直强调‘五年之内不上市’,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等。不过现在想来,当时卖了股票的员工估计现在得后悔死了。”

员工年薪平均仅16万元?

实际上,除了期权之外,小米还有两类股权激励手段。

一类是限制性股票。“限制性股票”是公司授予你的股票,但你需要达到一定的工作年限,或者达到某个工作目标,才能解锁股票,从中获取收益。

截至2017年末,小米已解锁的限制性股票为2221万股,平均买入价格为2.46美元;未解锁的股票有2450万股,平均成本为2.94美元。按此计算,除了期权能创造的收益外,限制性股票如能全部解锁,又能给员工带来约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9亿元)的回报,将在小米员工中创造出大量千万富翁。

还有一类是针对部分被邀请员工参与的小米发展基金。如果员工在投资后的五年内离职,仅能收取初始投资的本息。如能待满五年,可成为基金权益持有人。此后离职时可要求小米按公允价值回购股份。在2015-2017年期间,在小米利润表中确认的相关费用分别为6910万元,5737万元和1.0亿元。

股权激励之外,小米员工纯现金部分的薪资不高。

招股书显示,小米2017年雇员工资、薪金和花红(红利)开支共计24.28亿元(除去社会保障福利、住房福利等),相当于每位员工的年均年薪为16.73万元。

小米的员工薪酬及福利开支。此举引发市场人士质疑,公司是否在上市前通过压低工资但增加期权来粉饰业绩?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小米在2015-2017年期间给员工的薪酬及福利开支分别为20.3亿元,28.3亿元和40.5亿元。而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则分别为6.9亿元,8.7亿元和9.1亿元,占员工薪酬及福利开支的比例为34.0%,30.8%和22.5%。

“这说明小米在早期为了增强对优秀员工的吸引力倾向于多给股权激励,而在临近上市的2017年反而授予较少。以此数据来看,小米的会计处理方式合理。 ”陈欣表示。

实际上,采用期权的方式进行员工激励,让创业公司无需在急需现金的成长期付出大量现金,也是一种通行做法。

雷军也曾表示,小米2015年艰难期时,依然保持了极高的现金储备,“不然肯定关门。 ”

雷军不领薪水,但上市前收到一笔大红包

小米最高薪的人士不是雷军。

招股书披露,小米前五名最高薪人士2017年总薪酬达到1.96亿元,其中主要涉及工资、薪金和花红为814.8万元,期权开支为1.87572亿元。平均下来,前五名高管不计算期权的人均年薪超过160万元,计算期权的人均年薪接近4000万元。

小米还列出了这5位高薪人士总薪酬的分布范围,2017年,年薪在1亿至1.5亿元的有1人,年薪在3000万元至1亿元的有2人;年薪在1亿至3亿元的有2人。

不过,招股书称,这5人均非小米集团董事。按照小米的安排,2015年至2017年这三年期间其董事酬金均为零。

当然,雷军通过所持31.41%的小米股份,身家能达到220亿-314亿美元,约合1400亿-2000亿元人民币(按照小米700亿-1000亿美元的估值区间来算)。

除此之外,按照董事会的安排,2018年4月2日,小米还向雷军控制的Smart Mobile Holdings按0.000025美元发行了约6400万股B类普通股,作为雷军对小米所作贡献的回报。以40美元/股的价格来测算,这笔酬金的价值约为2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2亿元)。

从财务会计处理上来看,陈欣教授认为,小米的董事们不需从薪酬方面获取回报,可降低公司的管理费用,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且不谈公司在上市前授予雷军如此巨额薪酬是否合理。如果是为了回报雷军对小米所作的贡献,那么按照会计收入费用的配比原则,此笔费用应该体现在前几年的股权激励费用中,与此前的小米营业收入对应。但小米将费用推迟体现在上市后(编注:算入2018年第二季度),将大大低估上市前的高管薪酬费用,这对公司当然是好事,但可能会让投资者误判公司真实的盈利能力。”陈欣说。

上一篇:38亿买了981个微信公众号,瀚叶股份董事长:估值合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中国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