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亚科技“运作”往事:一只“明星股”的光鲜与末路

伴随着6月27日深交所的公告,创业板公司金亚科技(300028.SZ)正式进入了强制退市程序。

与此前一样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欣泰电气有所不同,上市已达9年的金亚科技一度是创业板的明星企业。

在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主导的一系列资本运作下,金亚科技先后向电子竞技、室内定位等领域发起转型。期间,多家卖方机构依据上述转型方向对金亚科技进行力推,而诸多公募基金进入其前十大股东行列。

但是,频繁的转型冲动并未能为金亚科技带来业绩转化。据其财报披露,金亚科技在2013至2017年连续五年间,扣非后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负。

加之证监会对其欺诈发行、信披违规问题的调查处理,昔日的明星股光环已经渐渐没落,而众多机构投资者也在其立案调查后黯然离场。

“电竞”到“室内定位”

如今行将退市的金亚科技,早在三年前就已在资本市场“成名”。

由于主营的机顶盒制造业务增长乏力,金亚科技向电视游戏、电子竞技为代表的游戏文化领域发起转型。

虽然2014年金亚科技就曾宣布转型电视游戏业务,但真正让其受到关注的事件,无疑是其对WCA主办权的控盘。

2015年2月,金亚科技通过收购实现了对知名赛事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主办方宁夏银川圣地国际旅游投资有限公司60%股权的收购,并一度成为了电竞概念股的龙头。

但转型的冲动却并未能够带给金亚科技利润上的兑现。2015年至2016年两年间,前述收购分别为其带来亏损4768.49万元、8707.55万元。

“当时WCA在电竞领域确实有IP价值,但后来随着竞赛项目的变化和手游生态的崛起,这种赛事越来越多,传统赛事的品牌价值也就被逐渐稀释了,”上海一家中型券商电子行业研究员表示,“加上资本的蜂拥,这两年电竞也从蓝海变成红海了。”

就在转型电竞的同时,金亚科技亦悄然对2014年年报进行造假,其通过两个账套,虚增2014年利润0.8亿元和银行存款2.18亿元。

后来有分析人士指出,2014年底的业绩不佳是金亚科技“资本运作”的转折点。

“2014年的业绩下滑难以支持股价了,而结合财务造假、转型电竞等一系列动作,当时金亚科技应该有着较为强烈的市值管理诉求,”一位接近证监稽查的投行人士表示,“但是由于基本面并没有得到改善,这个资本游戏最终玩不下去了。”

电竞投资的失利和短期概念的退潮并未能阻止金亚科技的再次“转型”冲动,周旭辉掌舵的金亚科技随后又对室内定位技术进行了押注。

2016年1月,金亚科技2000万投资四川中电昆辰科技有限公司,以获取其来自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室内微波定位技术商业化的可行性。

随后,金亚科技接连投资鹰眼时代、惊梦互动等一系列企业,试图将室内定位技术应用于军工、VR等领域。

不过,该类应用受困于应用场景的限制,该类业务也并未对金亚科技的业绩带来扭转,金亚科技的营收从1.43亿元萎缩至0.23亿元,而扣非后归属母公司的亏损额则从-0.34亿元扩大至-1.90亿元。

机构“捧月”与离场

在转型电竞及财务造假前后,由于金亚科技仍以“电竞第一股”形象出现在市场中,其也一度受到诸多买方、卖方机构的追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彼时曾有渤海证券、方正证券(6.570, 0.40, 6.48%)、川财证券、海通证券(9.220, 0.08, 0.88%)等不少于8家券商发布有关金亚科技的推荐报告。

在分析师们的大力推荐下,大量机构投资者开始追加对金亚科技的投资。

2014年底时,仅有中欧基金的三只基金和两只信托产品跻身金亚科技前十大股东;而到2015年底,金亚科技前十大股东中,除周旭辉外其余9席均为机构投资者,其中汇添富旗下三只基金合计持有金亚科技1633.44万股,占总股本比例达到4.70%;此外,亦有平安信托、招商基金、鹏华基金、易方达基金、广发基金等产品跻身前十大股东。

“当时电竞概念股是稀缺概念,所以不少机构是因为需要配置新题材而买入金亚科技。”深圳一家公募机构基金经理表示。

不过2015年底,证监会对金亚科技启动立案调查后,次年初,有关金亚科技或成为首只创业板退市股的消息也在机构间流传,促使众多机构四散出逃。

“2016年初,坊间就传闻监管层在对金亚科技做退市处理,虽然后来第一只退市股是欣泰电气,但当时这个消息的传播仍然让不少机构做了尽快离场的决策。”一位曾投资金亚科技的私募机构投资经理表示。

机构的离场宛如退潮。

截至2016年6月底的前十大股东名录显示,除富国中证移动互联网指数(2094.557, -20.44, -0.97%)分级证券投资基金和山海中湾赢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外,其余股东席位均为自然人;而在当年第三季度,上述最后两家机构也退出了金亚科技的前十股东之列。

公开机构股东数据也证了这一趋势。早在2015年6月底,金亚科技机构投资者持股占比达33.36%,其中公募基金占比就高达27.78%,而仅仅一年之后,机构投资者的持股占比仅剩0.75%。

不过在机构纷纷“跑路”之时,不少个人投资者进场豪赌。据2018年一季报显示,周海珍、张秀芬、张绣、侯菊蕙成为其前十大新进股东。

“大多数机构还是有风控的,不会碰这种票,但总有散户不信邪,一些人的逻辑是认为监管不会让金亚那么容易退市,”前述私募机构投资经理称,“现在来看,预期还是应验了。”

上一篇: 2018中国区块链投资机构风云榜第二期隆重揭晓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中国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