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锦文:国企管理价格要达到合理有两个条件

  第一届公司治理国际高峰论坛暨财务治理指数/高管薪酬指数(2011)发布会于2011年12月11日于北京师范大学举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教授剧锦文在现场演讲,他从国有企业角度探讨了国企高管价格的问题,他认为,国企的管理价格要达到合理的区间有两个条件,提高国企占有的生产要素的价格,或者降低管理的价格。否则,不利于缓解社会的不平等竞争和社会分配的不公。

     以下是文字实录:

  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高明华教授给我这次演讲的机会。也祝贺高教授带领的团队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研究成果。这里我就不想对这个成果多做点评了。今天我带来的题目是国企的管理价格及其影响因素。我对这个题目做一下解释。

  今天上午听下来,各位专家学者对于公司治理的探讨,给我最深的影响是,大家在探讨这个问题都是从操作导向、应用导向来看待的。当然公司治理这门学科的确是应用型很强的学科,但是要作为学者来讲、作为研究者来讲,我倒觉得应该从理论方面做一些总结。其实这应该是学者们的根本工作,就是要研究现实问题当中能在理论上有所贡献。

  这个题目叫做管理价格,仔细说就是高管的薪酬。为什么我们要提管理价格、高管薪酬呢?实际上是对经济学上要素的价格体现,大家都知道古典经济学谈到资本价格就是利息,劳动价格是工资。那么管理的价格也就是管理的报酬。

  在主流经济学里头实际上没有更多地探讨管理的价格,这是一个重大的缺陷。因为其中所假设的企业,都是古典式企业,所以里面没有太多把管理价格分析出来,也就没有探讨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公司制度出现之后,管理的价格也就随之诞生了。那么今天我们探讨管理者薪酬的时候不妨按照这样一个体系来探讨价格问题,我想这对理论、经济学探讨是有意义的。这是我的第一个对题目的解释。

  第二个解释,今天我讲的可能跟明华教授研究的有点差异。高教授主要研究公司管理者的薪酬。这里我是从更全面的国有企业角度来探讨国企高管价格的问题。在这之前我先介绍一下目前国企高管薪酬、国企管理价格的情况是怎样的。

  根据我的研究国企高管薪酬目前大体上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国企高管薪酬呈加速增长态势。这是第一个判断,我从1979年到2009年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发现特别是进入2000年以后,国企高管薪酬出现了大幅度上升。这也正是现在社会上对国企高管薪酬引起置疑的重要原因。就是因为2000年之后国企高管薪酬出现了非常大的上升。这里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第二个特点,大型和中小型国企高管薪酬差异巨大。也就是说大型的国有企业高管薪酬比中小型国企高管薪酬高得多。

  第三个特点,垄断与非垄断国企的高管薪酬差异巨大。垄断型国企比非垄断型国企高管的薪酬高得多。

  第四个特点,国企高管薪酬的地区差异巨大。东部发达地区国企高管薪酬比中西部国企高管薪酬大很多。

  第五个特点,国企高管薪酬与非国企高管薪酬差异巨大。

  第六个特点,国企高管薪酬与普通员工薪酬逐年成拉大之势。

  第七个特点,国企高管短期薪酬占比大大高于长期薪酬占比。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特点。

  以上这些特点大体上概括了中国目前国有企业高管薪酬基本特点和基本发展趋向。我想研究这个问题不是特别困难,但关键是怎么来解释这个现象。就这些现象解释目前形成了两个主要观点:

  第一个观点,国企依靠垄断或者大量垄断利润为国企高管获得高额薪酬创造了条件。这个观点可能高明华他们前期研究包括这期研究都能说明这个代表性的观点。

  第二个观点,国企通过银行信贷配给等机制占有廉价资金、土地、矿产等资源从而形成大量利润,为高管薪酬创造了条件。这也是一个代表性的观点。

  但是我认为以上两个观点只是解释了国旗高管获取高薪酬的条件,但没有阐述原因。仅仅指出了高薪酬的条件可是没有指出原因。那我们对于这个原因解释有以下三点:

  第一点,终极所有者缺位和多级委托——代理关系,造成了委托人对代理人的软约束。在这样的情况下,代理人通过他们拥有的这些特权,获取了包括为自己涨薪或者是获取在职消费的控制权私人收益。这指出了中国特有的委托代理导致的控制权人包括为自己涨薪等而带来的控制权收益。

  第二点,高管层层选拔割裂了薪酬与绩效之间的关系。使得薪酬制定失去了基础性依据。像今天咱们的专家也都提到了,咱们国企高管是通过行政选拔,是签订了一个政治契约而实现的。所以选拔结果,这个契约里面首先要满足的是,你是不是可以稳定社会、企业,而不说企业效益最大化。

  这样一来的话,他的薪酬制定与绩效之间是没有联系的。尽管行政选拔机构会辩解说“我们考察管理者时候一定考察经营绩效。”毫无疑问。但实际上他们所考察的绩效、利润是带有垄断因素的。所以说考核跟绩效之间没有太大关系。也就是为什么他出现高薪呢?跟经济没有关系,所以可以随意确定薪酬。

  第三点,由于国企高管薪酬制定信息不公开、不透明,社会获取这些信息成本高昂,使得高管薪酬失去广泛监督和制衡。这与国美国家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现在我们对于他们薪酬怎么制定,根本不太清楚。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为自己谋取涨薪。所以国企高管理价格是严重扭曲和不合理的。

  今天上午有嘉宾说有些高管抱怨自己薪酬低,跟国外相比太低。实际上我讲的高管工资高与低,可能从管理的价格上面是可以做一定衡量的。大家可以看到,国企所使用的资金的价格是低的、土地的价格也是低的,甚至劳动价格也是相对比较低的,甚至更多获取了大量廉价的矿产资源和生产资料资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你的管理价格提高,这个东西本身是说不过去的。因为资源价格、要素的价格之间是出现了扭曲。这怎么能够合理呢!

  所以我们主张,国企的管理价格要达到合理的区间有两条,要不提高国企占有的生产要素的价格,要不降低管理的价格。否则,不利于缓解社会的不平等竞争和社会分配的不公。

  这里是我的一个初步思考,很不成熟,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上一篇:郭树清吹风社保基金入市 叶檀称此为本末倒置之举
下一篇:剧锦文:明年传统产业新兴产业都有“故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中国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