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一线城市房价暴涨扰乱转型步伐

c2c8b1829f4a924_size26_w500_h351.jpg

刘世锦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6年第三季度”于9月17日在北京举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刘世锦出席并演讲。

  刘世锦表示,经过六年的调整,中国经济现阶段已经相当接近底部了,“不要那么悲观”。其给出的理由是,供给侧调整到位就要去产能到位,具体来讲就是,第一,PPI能不能回升,这个指标其实现在已经出现了变化,已经快接近正增长了,第二,工业企业利润,这个指标最近也已经由负转正。

  此外,刘世锦分析称,在钢铁和煤炭这两个产能过剩比较突出的行业中,领头企业的主营业务都出现了亏损,“这基本上可以判断价格调整是到位了”,“由此可以做出判断,大宗商品价格前一段时间涨的是比较猛的,可能会反复,但是最低点已经过去了,这个对我们判断供给侧是否调整到位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

  但刘世锦也强调,接近底部和实现触底还不是一回事,“今后一两年是中国经济触底的关键期,不确定性将会增加,包括金融风险,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而对于经济触底之后如何走的争论,其表示,“有人说经济还可能再次回升到8%,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能稳住就很好了”,“L型上面会有一些小波动,就是加一些小W,但是触底的过程很可能出现反复”。

  刘世锦称,今年一线城市房价的暴涨和民间投资下降值得关注。

  在房价方面,刘世锦认为,房地产投资在2014年已经达到峰值,而今年一线城市房价的暴涨,其认为有合理因素也有不合理的地方,在合理因素中,是大城市有更多的资源,对资源的需求催涨了房价。“但涨到目前这个程度是有不可逆的因素”,其表示,第一个,城市规划需要反思。“这些大城市几乎都有人口控制的规划,最后事实证明都是错的,搞城市规划中间还有多少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在起作用,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反思”。

  第二个,多年以来,我国是通过土地财政为城市建设募集资金的,很多城市政府采取的是挤牙膏式的供地方式,“怎么样使土地供价最大化怎么干”。其认为,供地制度应考虑到城市需求平衡,“有人讲说特大型城市现在房价涨了,你能不能增加供地呢,能不能释放出这种信号呢,如果农村用地宅基地和国有土地一样可以同权同价进入市场的话,我们的房价还会这么高吗?我觉得这些答案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刘世锦指出,以上因素使一线城市房价暴涨,又拉动房地产投资回升,甚至拉动一些本来要去产能的行业再次投资,使得产能继续扩张,“我个人认为这对转型是一个扰动,这样一个带动增长的作用也就一两个季度的时间,然后就会重回所谓的正常状态,比如房地产投资,我估计在今后不太长的时间内就会回到正常的状态,不说负增长吧很可能就是零增长”。

  在民间投资下降方面,刘世锦表示,这是投资者在特殊时期由于过度反应所产生的一种现象,“某种意义上讲,非理性非常强”,“我认为,过一段时间投资还会回来”。

  附录刘世锦在万博研究院上的讲话:

  我讲得比较多的要素市场特别是土地制度。最近北京、上海、深圳房价飙升,当然有它合理的局面,中国现在进入大都市圈进一步加快发展,各种资源都朝着城市汇集,房价需求是上升的,这是合理的方面。但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一些不合理的因素。比如像我们城市的发展战略。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上海有多少人口,北京有多少人口,这个规划指标应该有。

  我觉得现在城市搞规划一定要预估多少人,我不知道这个和过去行业规定的发展指标中间的区别在哪里?城市的发展是有规律的,我们怎样知道某个城市应该有多少人?大都市圈,大多数GDP和创新都发生在这个地方,我们是否能够事先知道,一定事先做出规划呢?这个问题要反思。如果你规划的指标和最后应该达到的指标差距太大,最后各种资源都会出现问题,包括土地和公共服务,这实际上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二是土地政策的问题,三中全会讲得很清楚,农村的基础土地无论是建设用地还是宅基地都要动起来,逐步要流转。几年过去,宅基地的流转,据我所知现在试点是在村里进行的,由一个村里一个居民组进行流转,集体内部才能流转。你是需要这样流转吗?你是要村和村之间,城市和村之间,是要和外省外国这么大范围进行流动的。

  所以,中国的改革体想往前推还是可以推,但你不想改革,弄出很多招你真是没脾气。比如最近房价飙升,我想如果小产权房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无论补税还是地价让它动起来。如果农民的宅基地能够和国有土地一样同价同权都流动起来的话,北京的房价会这么高吗?深圳的情况略有区别,深圳的土地比较有限。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值得大家思考。

  还包括货币政策问题等等,我是感觉到土地制度改革现在已经很难弄成这样,现在地价、房价涨得很厉害,市中心继续涨。市中心里都是有房子的人,一般讲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最后房价上涨他们的收入还会上涨,中国还有一点流动性和资金出来,应该在什么地方涨呢?

  如果我们把城乡之间的土地资金和人员流动打通了以后,中国在城乡接合部,甚至现在的农村地区将来有可能发展为城市的这样一些地方的地价和房价会起来。

  比如,我们都是同样多的资金,一种情况是市中心这些人房价继续上涨,另一种情况是市中心房价没有那么高,但有一部分涨价的动力流到了城乡接合部或者是将来有可能成为城市的农村地区,这样的话收入分配结构会完全不一样。我们的高房价导致了已经很突出的收入分配差距大的状况会进一步加剧,这件事现在已经不能推了。

上一篇:胡育:新加坡“小国崛起”的成因
下一篇:吴敬琏:经济结构调整不可取代体制结构改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中国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