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育:虎头军令牌的德性

201610251.jpg

  古代因为没有三星note7,军事指挥官调兵遣将则多以特制的令牌而代之,虎符、汉青令、龙令牌、虎头牌---种类虽复杂繁多,但作用和目的却始终如一,那就是保证军令安全畅通。

  据新闻报道称,一杖元代虎头军令牌在2012年的澳门拍卖会上,拍出过1200万元的天价。拍卖消息的准确性是否存疑,暂且不论。但虎头牌作为元代军令的真实性没太大问题。就在不久前北京怀柔区举办的2016长城马拉松赛中,完赛奖牌的设计就是来源于成吉思汗蒙古军团虎头军令牌。

  首先我们见识一下气吞山河如虎的的虎头牌。

201610252.jpg

  现存元代虎头军令牌样式即如上图所示。令牌上的文字为八思巴文。前述报道中同时说,此为元代军事密文。言外之意,无非是说这相当现代军事密电,国家最高机密,非专业破解而不可知。同时,长城马拉松官网原文表述是“长马奖牌的主题设计理念来自于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国时调兵遣将用虎头军令牌”,官网同时给出了上图所示的虎头军令牌。

无标题.jpg

  1206年,大蒙古国建立前后,成吉思汗东征西讨调兵遣将采用什么样的形式或物件,是否果真就是以虎头牌作为最高指挥“红头文件”,这个史实细节尚不清晰。

  确定无疑的是,前述图1所示虎头牌并非成吉思汗生前时代所用之物。

  早期的蒙古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民族历史只在口口相传,以及信仰的原始萨满宗教传统中得以延续。直至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国后,在这位草原强人的推动下,蒙古民族才创立了使用至今的蒙古文。

  而我们前述提及的元代虎头军令牌上的文字,既不是蒙古文,更非什么蒙元密文,而是元代早期的另一种官方语言,八思巴文。这套文字的创造者,为当时青年藏传佛教高僧,17岁就成为藏传佛教萨迦派教主的八思巴。1254年,忽必烈奉八思巴为上师,并领皇室成员集体皈依藏传佛教。1260年,忽必烈继蒙古汉位,立即封八思巴为国师。此后不久,忽必烈令八思巴创立一套新的帝国文字,即八思巴文,该套文字于1268年正式向全国推行。

  然而,帝国新字八思巴文,虽经国家最高领袖忽必烈极力推广,实际效果仍然阙如。随着蒙元帝国皇帝的优秀代表、久经考验的蒙古贵族阶级战士忽必烈同志,于1294年离世,八思巴文字不久即式微并最终失传。保存于今天西藏档案馆的一件忽必烈圣旨,是现存最完整的八思巴文字资料。不无遗憾的是,它真正成了一件无人能识的“天书”。

  根据前图所示,铸有八思巴文字的虎头军令牌就不可能是成吉思汗时代(1206年至1227年在位)之物。甚至不是有元一代最通行的虎头牌。该虎头牌极大可能被使用的时间段,应在1268年至1294年之间。

201610253.jpg

  该虎头牌使用时间正处元代之初,是王朝最鼎盛时期,加之八思巴文短暂的使用历史,使得铸有八思巴文的元代虎头军令牌就显得尤其特别与稀缺。这些都是其在今天的拍卖市场上动辙千万的原因。

  不出意外,八思巴文虎头军令牌,很自然被我们今天的帝国遗民,披上有“价值”的“文化”外挂。比如说它代表了蒙古军团曾经在亚欧大陆气吐山河如虎的气势,所向披靡的进取精神,号令人生的吉兆,至尊无敌的象征等等。

  汉人编撰的中国史,历来将蒙古人塑造成屠城血腥、等级制度极强且尤其歧视南人的北狄代表。却又诡异的在很多“文化”里流露着对成王者的膜拜。虎头牌被赋予的诸多所谓祥瑞之气兆,莫不是源自于此。

  在我们的文化里,总是重复着那种,一方面指责始皇帝残暴疏文采,另一方面又艳羡站在长城上的好汉感。千年专制文化培养出来的不朽臣民,骨子里都有个做皇帝的中国梦。

  中国历史恰是一部好皇帝、大清官、真英雄的《渴望》剧。先锋模范自不必少。李世民是皇帝好榜样,包抷是清官的优秀楷模,关羽是大英雄的杰出代表。就连始皇帝,尽管被伪君子真男人的项羽斥为暴秦的始作甬者,但项先生仍对他的威仪羡慕不已,慨然“真男人也,它日定当取而代之”。还是同一个项羽,成功之后首先干掉楚王而霸。更吊诡还在于,史书上明证统统都是伪君子,文化里还是三六九等,视伪不见。

  三好皇帝李世民,纵然没比中国古代其它皇帝更坏到那里去,问题是,李皇帝将帝国官方弘扬的基本原则,逐一颠覆了个遍也是事实。世民同志是阴谋杀死他亲哥哥主犯,是公然以暴力胁迫,逼他老爹提前退休的政治帮派核心。官方历史不免将李世民描述为顺天意、承民意英主,当然不忘回避高祖皇帝,诋毁兄长为窝囊废。然而,史实明证,唐高祖李渊、太子李建成决非等闲之辈。

  此外,包青天的“故事会”当然是戏说,自不必当真。应该当真的是关羽精神,关公文化到底有多少值得现代人颂扬的价值成分,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事情。

201610254.jpg

  假如忠君才是普世价值,关羽乃实至名归的真英雄,可观者汝忠何君?

  即便是忠君思想本身,一旦认真讨论起来,其在逻辑上也经不起推敲---假如关羽忠于刘备的思想成立,那么刘邦就该忠于秦始皇,造反推翻秦国就是对忠君思想的背叛。当然,秦王称皇也没多少道理可言,周天子当为其宗主。从这一点上讲,英国与日本皇室数千年始终如一,才不至于叫忠于皇室的国民价值混乱、行为混蛋。

  改朝换代的专制帝王为解决被“忠”的合法性问题,往往假以天命,给被推翻的一代扣上德不配天、行不配位的帽子,以证明改天换日乃顺天道、合下意,偷天换日的流水作业程序就此完成。一旦朝代更替,这个最根本的问题在本朝范围内则成禁忌,是不容讨论的天理,直到下一位改朝换代者上来再演一遍。

  众林规则五千年,成王败寇八万里。

  虎头军令牌,专制工具,杀人利器,有何德性可言?

        2016年10月24日北京

 

上一篇:周小川:将采取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下一篇:厉以宁:走混合所有制道路,是决定老字号企业命运的首要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董事局网无关。董事局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董事局网版权与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中国董事局网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董事局网”,违者本网将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